SPL第二轮的MVP专访,附带一篇花絮哎!链接

注:【】为原文字,无责任百度翻译


【采访开始之前,记者推荐他一款棉花糖饮料。他没喝过。】

【“这是什么?要怎么喝?”】



【拿着杯子很困扰】



【记者说好喝。他十分怀疑。】

【“真的?”】



【“真的好喝吗?”】



【对实际的味道很期待】



【谨慎地尝试】



【默默瞪着记者吃棉花糖】



【Q:味道怎么样?】

【A:(笑)我觉得……太甜了……(笑)】



【不喜欢太甜的】

【推荐棉花糖饮料失败】


【“专务,我爱你……(害羞)”】



二零一四

我得说点什么,为这一年,发生的事儿,也就那么一件,我想说的——很意外很意外的粉了某个人,在此不想说那些易于表达的实际过程,为这人我重刷新了“本命”一词的重要度,所以又哪有什么词汇能够形容,我纠结于如何跟人描述我到底是怎样的感觉……

也许该从拉斯冯特里尔说起。

今年看电影特别少,看过的也少有待见,想来觉得最喜欢,竟然还是《女性瘾者》,这片豆瓣上有条短评:『 就是把上一回的忧郁症换作了性瘾症,只有跟他生/心理状况完全一个频率的人才能与他的作品产生共鸣。』——哈哈说得好,我中枪,连中两枪,2011年我最喜欢的电影也是《忧郁症》。耻于承认啊,明明我以前觉得拉斯冯这混球导演特别令人生气!

看《忧郁症》我确实有点共鸣的意思,电影中的女主角患有重度抑郁症,她内心召唤来(一种浪漫主义的“仿佛”)一颗比地球大十倍的行星吞没地球。我不忧郁,我知足,称得上幸福,可绝对不算地球人类支持者,那样干净利落也挺好,普普通通的悲观情结吧。

而我本命的存在,让我深心深处不再愿意召唤行星。

想到他这样一个人,隐匿于世界之中,我因为种种巧合知道他了,有多少人无知无觉与他擦身而过,也许那就是你,可能那也是过去的我——不知晓普通人群中有某个人可以去爱,不辜负最大量的爱。

对我来说,他如同给这世间的增益Buff,美好到足以拯救地球。

他的样子就是脊椎动物优美的代表,否则我宁愿生成只水母(懂我头像的意义没?)——想对知乎上问蠢问题的人说,如果“喜欢”一个人却没有觉得对方最美,就千万别说“喜欢”了,天呐,那是根本就没经历过什么叫喜欢!

这样的感觉,令我接触他的信息,生理上要窒息,难以呼吸,过不去的紧张时期,不过我都还算新粉,九月十九日粉上,如今方三月余,急的什么。

不急,是闲,精神不在,时间空得发慌,本命所在但他又不出没的圈子,刷刷就乏味,容易不淡定,深刻觉得压根配不上他。逛他圈当娱乐,感情投入弱,也没什么值得一提,今年大概就这样过去。

© OuterGod | Powered by LOFTER